特朗普:对这些州长们已经够好了 你们要懂得感恩


“最开始接待我们的是中心医院本院的护士,她已经连续工作8个小时了,却不能休息,因为缺人缺物资。”慕荣琪说,当她看见那名接待护士戴着的护目镜内已不是浓浓雾气,而是一串一串的水珠在下滑时,特别想让她停下来休息会儿,“更想自己赶紧上手,多帮一些。”

“当时只有一个想法:去武汉,去帮忙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2月24日是她原定的婚期,但她“自私”了一把将婚期推迟了,“我告诉未婚夫我将要去武汉支援的消息后,他没有怪我,只是有些担心我。”

3月16日,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,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,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。想家却不能说的她,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,信中写道:

此外,记者从湖北机场集团获悉,因疫情防控需要,暂不恢复湖北省各机场国际及港澳台地区客运航班,暂不恢复湖北省各机场往返北京客运航班(包括经停航班)。自3月29日零时起,恢复湖北省各机场货运航班。襄阳机场、恩施机场3月29日航班信息另行发布。

慕荣琪说,在她照料的患者中,有一名70多岁的老人让她感触很深。“因为病情严重,老人在医院呆了很久,情绪也不稳定,有一次他对我说,他有6个子女,但守在床边的却是一群陌生人,他心里难受。”看着老人在病房孤单、无助的样子,她忽然想起,自己的爸妈也老了,也需要女儿的陪伴,“我不后悔来武汉,只是那一瞬间很想家,很想爸妈。”

慕荣琪身着防护服的样子

其中,王某某,男,21岁,上海籍,美国杜兰大学学生,2020年1月起在美国留学,活动范围主要为宿舍和学校。自述于3月13日出现发热,15日在校内医院就诊并采集咽拭子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,21日反馈结果为阴性。22日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出发,经洛杉矶、旧金山、香港转乘CX5900航班飞往北京,24日抵京。经海关检疫健康申报时填写有发热史,即由120急救车转运至北京小汤山医院,采集标本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,反馈结果为阳性。结合境外生活史、肺部影像、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,26日诊断为确诊病例,临床分型为普通型。

她用浴巾包住短发假装在消毒

2月23日,慕荣琪5人被分派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,接管照料发热十病区的确诊患者。即使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,但实际情况仍然比想象的困难许多。

“前三天我们一直都在酒店里培训,由国家医疗队的专业医师来教大家怎么做好防护措施,尽可能的在工作中保护好自己。”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,她从业已有4年,却是第一次穿、脱防护服,“康盈医院也有感染科,但我们以前收治的患者都没有这次这么‘危险’,防护措施也从未做到这么周密。”